本篇文章1705字,讀完約4分鐘

綿陽河邊九龍山出土的撫琴陶俑

綿陽雙碑出土的笙陶俑

綿陽相繼出土的文物足以證明漢代樂隊的規模

在現代社會,玩樂器似乎是一種時尚的生活習慣。 許多父母送孩子上各種培訓班,希望將來成名不結婚,讓孩子在學習過程中培養情操,提高個人綜合修養。

關于玩 樂器,由來已久。 在遙遠的漢代社會,當時的綿陽人也熱衷于樂器,組建了樂隊,玩耍了民樂演奏的新高度。

□綿陽日報社文芳閣記者張登軍文/圖

音律的風源遠流長

鼓瑟音律之風,從三皇五帝開始盛行。 《史記·; 封書》中有一個故事,講的是太帝下令素女鼓五十弦瑟,悲傷,因為帝不能禁止,所以打敗了那瑟成了二十五弦。 從這個文案可以看出,在上古五帝時代,有一種叫瑟的樂器,是為帝王服務的。

【快訊】漢代綿陽人將民樂演奏玩出新高度

根據 《史記·》樂書》,古人認為凡音可以用人心,天人可以用聲音信息來表達,所以為好人送天報之福,為壞蛋送天報之禍。 于是,舜帝彈五弦琴,唱《南風》詩,天下即位。 那時的鼓瑟音律,有很強的心理含蓄作用。

《史記·》封禪書》中記載了太帝斷瑟的背景。 漢朝滅亡南越國,漢武帝召見長于樂律的李延年,讓大臣們討論。 民間祭祀有音樂的激勵,但沒有朝廷的郊區祭祀。 這個合適嗎? 一位大臣談到了這個典故。

漢武帝聽了太帝斷瑟的話,有了新的想法。 舉行報效南越征伐勝利的神事,第一次融入樂舞,然后開始制作二十五弦琴瑟,這是漢武帝對中國民間器樂迅速發展的巨大貢獻。

由于漢武帝讓大臣們討論的問題,鼓樂音律在民間廣泛用于祭祀,但事實不僅如此。 漢武帝時期以前,鼓樂音律之風成為人們生活的一部分。

《史記·》陸嘉傳》記載,漢惠帝時,呂皇后掌權,陸嘉辭病,賣寶石分給五個兒子,他輪流去兒子們家蹭喝。 每次移動,他都帶著10名歌曲和鼓琴演奏瑟的隨從。

后來器樂的風更盛了。 《鹽鐵論·; 據散不足》報道,當時富人家五樂俱全,歌手成群,中產家庭是鳴笊調瑟,鄭舞趙謳歌,普通家也聽五音。 《鹽鐵論·; 通》中記載,有點月光族住的是茅草屋頂的房子,經常過著朝歌暮琦的生活,但也喜歡唱歌。

【快訊】漢代綿陽人將民樂演奏玩出新高度

建制頻帶規模較大

在漢代綿陽,器樂的玩家也不少,即使以建制樂隊的形式出現,綿陽相繼出土的文物也足以佐證。

綿陽出土文物中,最典型的幾件綿陽雙包山西漢木棏墓中的出土文物。 考古資料顯示,雙包山西漢木棏墓1號、2號墓葬中,10件陶編鐘、陶編磬相繼出土,大部分完好無損,但部分受損可修復。 這些文物的一部分在綿陽市博物館的陳列室展出。

【快訊】漢代綿陽人將民樂演奏玩出新高度

編鐘、編磬都是古代的打擊樂器。 在漢代,實用編鐘多為青銅制,多在戰爭、朝見、祭祀時打擊演奏,流行于上流社會。 磔是用玉石和石頭做的,經常在宗廟節上被打擊演奏。

綿陽雙包山西漢木棏墓出土的陶編鐘、陶編磬,是專業的陪葬冥器。 受厚資多葬、生者般葬禮習俗的影響,雙包山西漢木棏墓墓主,生前家中必有編鐘、編磬。 從數量上來說,完全是建設樂隊的體現,規模還很小。

西漢時的綿陽遠離中原,加上地處盆地的特點,大戰亂影響不大,編鐘、編磬用于戰爭的可能性很低,越來越多的可能性在朝見、祭祀時演奏,但也不排除用于飲食、休閑的輔助表演。 這樣的例子從西漢一開始就有,前面提到的陸嘉,就是一個例子,但他的樂隊采用的器樂卻走向了民間樂器。

【快訊】漢代綿陽人將民樂演奏玩出新高度

值得觀察的是,綿陽雙包山西漢木棏墓出土大量漆木馬和其他生活器具類漆器,2號墓出土銀線玉衣殘片8件、銅印1件。 《后漢書·; 《禮儀》中記載,供奉諸侯王、列侯、貴人、公主藪,均奉命贈送印璽、玉枋銀縷。 專家稱,雙包山西漢木棏墓可能是王侯級地方高官的家族墓地。 對這樣的家庭來說,特別是可以專門玩編鐘和編磯等高級樂器的樂隊隨時演奏對生活感興趣,這是自然可以理解的。

【快訊】漢代綿陽人將民樂演奏玩出新高度

民樂演奏風靡城鄉

至東漢時期,古綿陽樂器民樂特征更為明顯,種類更為豐富,涵蓋琴、笙、笛、簫等。

考古資料顯示,綿陽市和近郊的東漢崖墓上,撫琴俑、笙俑、笛俑、鼓俑等層出不窮,涵蓋打擊樂器、吹奏、演奏樂。 這完全是現實版的民樂隊結構。

這些文物大部分出土于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白虎口漢代崖墓群、九龍山漢墓群,也不時出土于涪城區、游仙區境內的崖墓,數量也不少。 從文物出土地域的分布可以看出,當時綿陽地區民樂演奏的繁榮程度,應該風靡城鄉。

綿陽出土的陶樂俑,面龐圓潤,眉毛纖細,鼻梁高,幾乎都是抿著嘴微笑,表情怡然自得。 從九龍山漢墓群出土的撫琴俑,濃眉大嘴,笑容逼真,可見外露的牙齒。 從這些細節可以看出,當時的樂俑者們對民樂表演是發自內心的熱愛。

【快訊】漢代綿陽人將民樂演奏玩出新高度

從這些陶俑的服裝和面部描繪可以看出,他們表現出高雅的氣質,生活水平應該不錯,日常表演的場所水平也不低,是當時特別的社會群體。

東漢崖墓出土的陶樂俑種類多、數量多,證明墓主生前欣賞音樂是常態。 他們可能是自己演奏,也可能是專門支持演奏隊的。 當然,也不排除民間自發樂隊,專門為民樂演奏賺錢,可能是現在民樂的原型。

這樣看來,漢代綿陽人還是很享受精神生活的。 例如,綿陽市博物館收藏的一群撫耳俑,跪在兩腿上,身體稍偏左,閉上眼睛,舉起左手聆聽。 這些陶俑服裝,應該是有錢、閑散的階層,看看他們的表情,顯然是醉了。

李志

標題:【快訊】漢代綿陽人將民樂演奏玩出新高度

地址:http://www.yksgz.cn//myjy/16002.html